「海產粥」三個字常觸動我的味覺記憶。

其實就是海鮮粥。可是,在小瑞的心中,「海鮮粥」的排序遠低於「海產粥」。隨便弄個魚丸蝦仁煮出來的東西叫「海鮮粥」我沒異議。但敢說是「海產粥(或者更地道的:海產糜(閩南語))」,就得實心實意拿出好材料和真工夫熬煮,才配得上這個名字。對我來說,「及格」的海產粥,必須料比湯多,一下湯瓢就盛得上厚實的花枝塊、活跳甜美的大蝦子、口感十足的白肉魚塊、更不可少了精挑的鮮蚵。所有的食材都是最新鮮、最生猛的時候買辦,才能在米粥、紅蔥頭和芹菜珠的襯托下,釋放出驚人的美味
…….不不,這不是吹毛求疵或有怪癖。小瑞會覺得「海產粥須如是」,完全是因為從小接觸到的「海產粥」端上來就是這樣的架勢。

長大後,和朋友到澎湖浮潛,回程店家準備了大桶大桶的海產粥迎接。粥是稍早煮的,我們食用時只剩微溫。吃了第一口,我就知道店家沒有辜負澎湖的盛名。他們不但用了最新鮮的蚵仔、花枝、魚塊,連粥都用生米熬煮,不是白飯和水了事。粥放得久,鮮甜至極的湯頭也灌飽了米心,變成稠稠的軟飯,反而不像粥了。即便如此,澎湖的這頓還是被我列入「海產粥」一類,真材實料當之無愧。

不論何時何地,聽到「海產粥」,小瑞永遠會想到小時候阿嬤和姨婆高興地商議宴客菜色的畫面。

姨婆的先生德川叔公是阿公的摯友。姨婆是個大美人,很有影星甄妮的味道。記憶中她常戴著時髦的墨鏡,蓬鬆的棕色捲髮用美麗的頭巾包住,活脫脫是英格力包曼的翻版。姨婆人漂亮、氣質好、會打扮,個性也開朗。以前人家說「黑貓」型的美女,大概就是姨婆這樣子吧。可惜德川叔公過世得早。

阿嬤和姨婆細細商量完,轉身對小瑞說:

「明天叔公他們來,咱要煮海產糜ㄋㄟ」

仰頭聽阿嬤說完,小瑞開心地笑了。我笑,多半不是因為喜歡、期待海產粥,而是在回應阿嬤興高采烈的語氣和神情。說到吃食,阿嬤總能用極歡快、興奮的語氣和形容,讓小瑞無比期待。連榨過豬油剩下的「豬油泡」這樣簡單的東西,經過阿嬤的介紹,都在小瑞心中成了人間美味。這就是阿嬤和我的默契。

圖片:在「吃吃喝喝」的照片集找到的海產粥照片(來源在此[Link]
。這粥的稠度挺像「標準」海產粥該有的樣子(哈哈,誰的標準啊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ulinary 的頭像
Culinary

蜂蜜草莓

Culin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