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海產粥」三個字常觸動我的味覺記憶。

其實就是海鮮粥。可是,在小瑞的心中,「海鮮粥」的排序遠低於「海產粥」。隨便弄個魚丸蝦仁煮出來的東西叫「海鮮粥」我沒異議。但敢說是「海產粥(或者更地道的:海產糜(閩南語))」,就得實心實意拿出好材料和真工夫熬煮,才配得上這個名字。對我來說,「及格」的海產粥,必須料比湯多,一下湯瓢就盛得上厚實的花枝塊、活跳甜美的大蝦子、口感十足的白肉魚塊、更不可少了精挑的鮮蚵。所有的食材都是最新鮮、最生猛的時候買辦,才能在米粥、紅蔥頭和芹菜珠的襯托下,釋放出驚人的美味
…….不不,這不是吹毛求疵或有怪癖。小瑞會覺得「海產粥須如是」,完全是因為從小接觸到的「海產粥」端上來就是這樣的架勢。

長大後,和朋友到澎湖浮潛,回程店家準備了大桶大桶的海產粥迎接。粥是稍早煮的,我們食用時只剩微溫。吃了第一口,我就知道店家沒有辜負澎湖的盛名。他們不但用了最新鮮的蚵仔、花枝、魚塊,連粥都用生米熬煮,不是白飯和水了事。粥放得久,鮮甜至極的湯頭也灌飽了米心,變成稠稠的軟飯,反而不像粥了。即便如此,澎湖的這頓還是被我列入「海產粥」一類,真材實料當之無愧。

不論何時何地,聽到「海產粥」,小瑞永遠會想到小時候阿嬤和姨婆高興地商議宴客菜色的畫面。

姨婆的先生德川叔公是阿公的摯友。姨婆是個大美人,很有影星甄妮的味道。記憶中她常戴著時髦的墨鏡,蓬鬆的棕色捲髮用美麗的頭巾包住,活脫脫是英格力包曼的翻版。姨婆人漂亮、氣質好、會打扮,個性也開朗。以前人家說「黑貓」型的美女,大概就是姨婆這樣子吧。可惜德川叔公過世得早。

阿嬤和姨婆細細商量完,轉身對小瑞說:

「明天叔公他們來,咱要煮海產糜ㄋㄟ」

仰頭聽阿嬤說完,小瑞開心地笑了。我笑,多半不是因為喜歡、期待海產粥,而是在回應阿嬤興高采烈的語氣和神情。說到吃食,阿嬤總能用極歡快、興奮的語氣和形容,讓小瑞無比期待。連榨過豬油剩下的「豬油泡」這樣簡單的東西,經過阿嬤的介紹,都在小瑞心中成了人間美味。這就是阿嬤和我的默契。

圖片:在「吃吃喝喝」的照片集找到的海產粥照片(來源在此[Link]
。這粥的稠度挺像「標準」海產粥該有的樣子(哈哈,誰的標準啊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ulinary 的頭像
Culinary

蜂蜜草莓

Culin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dtmsimon
  • 海產粥好像是我們林家人都會無師自通的一道粥品~<br />
    爸也是箇中好手喔~~~當然我也有自己的一套~~ㄏㄏ<br />
    這碗粥,在我的標準就是要有很多新鮮的海產~~(放魚丸那些加工品我是嗤之以鼻的)<br />
    也許是因為我們是海線子弟的關係吧????
  • 我們家吃海鮮的確算相當挑的<br />
    爸做的海產粥料比較單一(一條很鮮的魚、蚌蛤等等)但肉質嫩味鮮<br />
    粥的質地比較像廣東粥<br />
    阿嬤的海產粥則在肉質上沒那麼好(煮比較久)<br />
    但是滋味實在棒,粥又很稠,常常害我吃很多@@<br />
    在龍潭和台北很少能買到讓我滿意的海鮮,<br />
    不知道為什麼,還是台中的魚貨色美形佳<br />
    大概是台中港的關係吧?!

    Culinary 於 2008/10/07 16:30 回覆

  • trc
  • 小瑞<br />
    海產粥是我婆婆的拿手絕活<br />
    我吃過三次,真的非常好吃<br />
    下次婆婆煮時我想我應該好好的學一下<br />
    我記得我們家也是用生米煮<br />
    而且有加筍絲,湯頭會非常甜。
  • 俄啊<br />
    看來妳婆婆的手藝是我喜愛的傳統口味啊<br />
    妳老公他們居然吃不胖真是沒天理...

    Culinary 於 2008/11/03 14:35 回覆

  • trc
  • 不過,小瑞,我對於婆婆煮任何料理都會加「味精」卻是很感冒<br />
    的,如果是我下廚我是一滴味精也不加的,<br />
    已經跟婆婆提過很多次味精是不好的東西,<br />
    但是她就是覺得沒加味精「沒味道」,<br />
    關於這點一直很難改善呢!
  • 咦?那就跟會做「菜頭仔肉」給我吃的親母婆一樣耶<br />
    那樣的口味對我來說就是「阿嬤的味道」<br />
    雖然不健康,可是好下飯啊<br />
    如果真的很在意,或者身體有出現警訊的話<br />
    可以建議楊媽媽用品質比較好、植物提煉的高鮮味精,或者雞肉做的雞粉,這些都比味精好,吃了也比較不會口渴、水腫。另外,多吃水果也可以平衡到喔

    Culinary 於 2008/11/17 13:17 回覆